“上任”半年就让贫困村“摘帽”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编辑:admin   时间:2019-04-18 04:25

1119176860_14678474984601n.jpg

7月2日,黔江区五里乡甘溪村,姚鹏翱(中)正在和养鸡农户(左)交流。特约摄影 马多

  姚鹏翱,53岁,1985年入党,1986年起便长期在乡镇工作。2008年后,先后被调到黔江区烤烟办公室以及畜牧兽医局等单位任职。30余年来,姚鹏翱工作岗位不断变动,但不变的是他从事的工作始终与扶贫息息相关。

  2015年,市委、市政府打响脱贫攻坚战。当年7月,时任黔江区畜牧兽医局副局长的姚鹏翱被派驻到五里乡甘溪村,担任“第一书记”兼驻村工作队队长。“上任”短短半年,甘溪村这个黔江区重点贫困村就实现了“摘帽”。

  融入其中 大事小事一起干

  甘溪村平均海拔1000米,共有村民1205人,其中建卡贫困户31户,共110人。交通不便、基础设施薄弱、产业单一等各种因素,导致了这个村的贫困。

  2015年7月18日,姚鹏翱正式到甘溪村“报到”。为快速摸清贫困人口情况,掌握全村发展现状,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姚鹏翱没踏出村子一步。两周内,他与当地村干部同吃同住,先后召开会议10余次,仔细了解村里的情况,并亲自到每一户贫困户家中走访。

  虽然过去工作中一直跟扶贫有接触,但当真正需要自己带队指导扶贫工作,姚鹏翱意识到,自己在扶贫工作中所处的位置已经发生了改变。过去的被动转化为主动,“身份变了,观念就得跟着变。要带领一个村实现脱贫并不容易,因此必须摒弃‘局外人’观念,更不能有‘临时’观念,认为随便应付一段时间就可以拍屁股走人。”此后的工作中,无论大事小事,姚鹏翱都坚持参与其中。

  甘溪村有一座山,名为借谷岭,山势十分陡峭,坡度达到70度,几乎直上直下。因坡度陡且没有公路,受交通制约,山上的居民一直都很贫困,曾经甚至要靠借谷子来维持温饱,这座山的名字也由此而来。

  借谷岭上曾住有10几户人家,随着不少村民搬下山,目前仅剩3户人家住在上面,这3户都是甘溪村的建卡贫困户。为了解他们家中的情况,姚鹏翱带领着驻村工作队的队员,顶着7月的骄阳,硬是步行两个多小时爬了上去。“当时天气非常热,我们爬上去时衣服全都打湿完了。”随行的甘溪村村支部书记曾垂品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忍不住感叹道:“姚局长真的是干实事的人!”

  下山后,姚鹏翱便带人着手规划借谷岭的上山公路。目前,公路已修好,山上的3户人家再也不愁自己养的牛、羊卖不出去,纷纷扩大了养殖规模。

  因户施策 精准扶贫

  贫困户很多,每户都有每户的难处,致贫原因也各不相同。通过走访调查,姚鹏翱根据不同情况,为每一户贫困户制定相应的扶贫措施。年轻人愿意外出打工,他就与当地企业联系,给他们提供就业机会;岁数大点的就引导他们发展种植、养殖业,并给予技术支持。保证每户贫困户都有赚钱的门路。

  拿村民龚节余来说,2007年他通过贷款,打算发展养猪产业。但2008年,因他不小心给猪喂食了霉玉米,导致200多头猪全都中毒死了。这下,他从一名养猪大户,一下变成了欠债25万元的贫困户。随后几年,他还是坚持养猪,但由于不懂技术,效果都不是太好。

  了解到这种情况后,姚鹏翱帮他落实了10头种猪,并从畜牧兽医局请来专门的技术人员为他指导技术。现在龚节余的养猪规模又达到了200余头,欠的债也已还了7万元。“估计我的账能在2019年全部还清,到时候我的房子也能盖起来了。”龚节余高兴地说。

  不同于龚节余的勤快,毛小刚的游手好闲则是当地出了名的。由于毛小刚文化水平不高,也不懂技术,此前一直在外地到处打零工,赚点钱也只够温饱。“我第一次去到他家,看到3间木房子四周全是跟人差不多高的荒草,也没有通向他家的人行便道,进出很不方便。”了解到毛小刚家的情况后,姚鹏翱决定劝说毛小刚回村,利用扶贫政策帮助他摆脱贫困。

  2015年,毛小刚回村了。当年,姚鹏翱为他家落实了200只鸡苗,2头种猪。考虑到他家房子比较老旧,还为他落实了3万元的建房补贴,进出房屋的路也帮他硬化了。因知道他爱偷懒,平日里姚鹏翱还不时突击检查,督促、提醒他认真从事生产。

  靠着养鸡、养猪的收入,加上在外学了点做沙发的手艺,平日里给村民们做点沙发,2015年底毛小刚脱贫了。“多亏‘姚书记’把我叫回来了,回家后心里踏实多了。我平时有什么问题都会找他,他也会尽力帮助我,我太感谢他了。”毛小刚说。

  制定“长、中、短”扶贫规划

猜你喜欢

重庆贫困自闭症儿童有望获得1.2万元以上

重庆贫困自闭症儿童有望获得1.2万元以上补助,...更多

2019-04-25 10:13: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