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南区木洞镇:这里,每一个角落都是历史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编辑:admin   时间:2019-04-29 16:06

    行走于木洞老街的树荫下,青石板路光影斑驳。路的尽头,有家名叫“水上漂”的豆花饭馆,46岁的李隆伍是这家饭馆的第三代传人。100余年前,其外祖母就在木洞码头上售卖豆花。“在生意最好的时候,家里一天要售出上千碗豆花。”……    

LOCAL201606230752000398075799619.jpg


  木洞曾是长江下游水路进出重庆的重要驿站。唐代大诗人王维路过木洞时曾写下“水国舟中市,山桥树杪行”的诗句,感叹其水上舟集成市的盛况。明清以来,木洞因“五方杂处,百货交通,贾舶行舟”,成为繁盛的川渝名镇之一。

  水上舟聚成市,陆上为驿道枢纽的木洞,明末始设木洞驿,距今已有350多年的历史。6月13日,记者与巴南区木洞镇文化服务中心主任蒋效伦同行,沿着凝固历史的坡坎,在青砖黛瓦间,找寻这个“水旱码头”的旧时光和新传续。

  独特的半岛地形

  木洞地处长江古巴峡要津,上下各有一江中岛,分别为中坝岛和桃花岛。滚滚长江与幽静的五布河造就了木洞独特的半岛地形,使其具备了成为“水旱码头”的条件。

  行走于木洞老街的树荫下,青石板路光影斑驳。路的尽头,有家名叫“水上漂”的豆花饭馆,46岁的李隆伍是这家饭馆的第三代传人。100余年前,其外祖母就在木洞码头上售卖豆花。“在生意最好的时候,家里一天要售出上千碗豆花。”李隆伍说,他家算是见证木洞辉煌的“世家”。

  水运发达时代,木洞作为船舶出入川渝的必经之道,大批货船在此停靠。同时,这里又是陆路连接南川、涪陵的驿道枢纽,往来客商摩肩接踵。水陆交汇,为木洞人气的聚集打下了初步基础。

  元末明初、明末清初的两次“湖广填四川”,直接把木洞的繁盛推向了新高度。自小生活在木洞的蒋效伦介绍,当时移民多取道长江,因缘际会之下,木洞接收了大量外来移民。至1820年,这里的人口密度达到每平方公里38人。如今的木洞大姓喻氏、蒋氏和胡氏在寻根溯源时,均与湖北麻城孝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移民入川渝,带来了先进的耕作技术,玉米、红苕的种植得以在这里普及,减少了饥荒。移民的到来还带旺了木洞的人气,加上优越的地理位置,造就了木洞“卯辰即集,午未不散”天天赶场的“百日场”。

  清末民国时,木洞江边码头已是茶馆、酒馆、旅社林立,云贵川湘鄂五省商会均在此设立会所。又因木洞出产船用桐油,美、英等国洋行也设立了多家代办机构。木洞古镇的“五里长街”和“一里码头”日渐成形。至上个世纪50年代,木洞经历了至少300年繁华。

  时光“定格”的木洞老街

  徜徉在古镇“五里长街”,不时见到摇着蒲扇躺在竹椅上的老者、绣十字绣的妇人、摆龙门阵的汉子。茶馆主人的“招财猫”正优哉游哉地睡觉,被调皮的孩子扯住了耳朵,耐不住就“喵喵”地叫唤着跑出去。

  “安静只是你的错觉,木洞街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历史。”蒋效伦指着不远处辛亥革命先驱杨沧白的故居介绍说,上个世纪40年代,杨沧白去世后回乡下葬,全国各界名流1000多人来此为他扶灵抬棺,连长江上的船客都上岸祭奠,轰动一时。

  然而辉煌总会过去,时代变迁的水旱码头在公路交通的冲击下,落寞地走下了历史舞台。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,当地的公路条件大大改善,过去靠人扛肩挑从涪陵、南川至木洞的货运方式逐渐被车辆运输代替,同时机动轮船逐渐取代人工木船,木洞码头货物和客流减少。此外,因为建制的变化,木洞在1993年底撤区并乡建镇时,下辖人口剧减。

  如今的木洞老街,“五里长街”只剩下日渐老去的建筑,“一里码头”则因三峡库区水位的上升而被淹没。曾经的“美国洋行代办处”建筑完好,只是院内杂草丛生,五省商会会所已不复存在。曾经的“百日场”地点则迁到了新场镇,盛况不复从前。木洞老街似乎被时光定格了下来,只是没有了曾经的人头攒动。

  庆幸的是,有着100多年办学历史的木洞中学,依然矗立在那片绿树浓荫、鸟鸣婉转的高地上。这所由平民教育家李华飞创办的平民学校,一直秉持着“为当地平民百姓子女服务,使平民子女成才”的教育理念,滋润着当地崇文尚礼的文化之脉。

  老街“青春再现”可期盼

  繁华不再的木洞老街,不少人搬了出去,但更多人选择了坚守。目前,木洞老街的常住居民仍有2000多人,大家平时都会自发地保护老街。在政府的组织下,古镇建立起生活垃圾集中收集制度,还发动居民定期清理下水道。因为有人居住照看,古镇中心留下了当地历史最悠久、最完好的一段明清老建筑,这为老街“重生”奠定了基础。

猜你喜欢